快捷搜索:  as

浙江一乡村采用"绿色调解" 村民矛盾过错方为

仙居县淡竹乡下叶村游客中心 摄影/新京报记者何强

新京报快讯(记者 何强)村民有矛盾,村干部通过调查询问调解,过错方将根据具体情况为村集体种植3至30棵的树。这在浙江省仙居县淡竹乡被称为绿色调解。

绿色调解与绿色公约、绿色货币,共同构成了仙居县乡村治理的“三绿”模式,也成为“枫桥经验”在仙居创新发展的一个缩影。

“三绿”模式:发展与生态结合起来

在淡竹乡下叶村的一角,有一处村民们栽植的“调解树园”。与村里其他树木不同,这批树高低不一、品种不同。“都是受调解的村民根据绿色公约栽的,与我们整齐划一的绿化项目相比,完全不同。”仙居县淡竹乡党委副书记戴仙红说。

“绿色调解”由来,与下叶村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有关。

下叶村因祖居叶姓,地处韦羌溪下游而得名,共有483户,1503人口。

该村是神仙居景区的休闲旅游主线。依托于生态环境、农房改造和村庄环境的整体提升,下叶村发展乡村旅游,发展至今全村已有农家乐(民宿)96家,住宿床位达到1800余个,可接待3000多人就餐。

“人多了,矛盾也多了。以前是村民与村民的关系,现在三千多游客进来后,有游客与游客、游客与村民、游客与业主等之间的关系,人与人关系变得复杂起来,所以有了绿色调解。” 仙居县淡竹乡党委书记王策说,“将村民解决矛盾的固有传统、习惯做法与生态保护、绿色发展结合起来,潜移默化地化解纠纷。”

根据绿色调解公约,群众反映纠纷诉求后,村干部要及时受理并调查取证,询问当事人、知情人以及本村有威望的老干部、老党员等,征求他们的意见。经过调查,根据情节轻重,过错方应为村集体种植3棵至30棵树。最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握手言和。

仙居县综治办副主任李继奎说,“这个方法很有效。其实最后到达植树环节的还比较少,一般在村干部先期调解时矛盾就化解了。”

与绿色调解相对应的还有规范村民生产生活行为的“绿十条”,也称绿色公约,以及调动游客积极性参与乡村治理的“绿色货币”。

据了解,游客住宿不抽烟、不酗酒、文明就餐、出行步行骑车、户外垃圾分类等,都可以领取到一定金额的绿币。游客离店时,商家在绿币兑换清单上盖章,游客可凭单子到指定地点兑换绿币,在商家抵价使用。

而绿币资金则是通过乡贤赞助、政府扶持等形式,成立基金会,保障绿色货币制度常态化运作。

据“陌上花开”民宿老板杨秀兰介绍,游客的绿币兑换参与率达到了80%左右,“虽然总的兑换金额很少,但对环保来说,意义很大。”

在下叶村民宿管理中心,记者还看到该中心对96家民宿进行星级管理,不达标的则需要整改。

仙居县淡竹乡下叶村一角 摄影/新京报记者何强

专家:坚持发展“枫桥经验”的乡村治理样本

谈及“三绿”模式的要义,王策认为是抓住了基层社会治理中“人”这一核心要素。“它约束了党员干部、村民、外来游客等群体的行为规范,让广大群众主动参与社会治理,将传统的社会治理模式与生态保护、绿色发展相结合。”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专家认为,“三绿”治理模式通过绿色发展与乡村治理的有机结合,实现了法治、德治和自治有机统一,为新时代创新发展“枫桥经验”提供了可借鉴可复制的乡村治理样本。

据了解,今年浙江省经济体制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全省发文推广了仙居的做法。

车俊:“三绿”模式值得各地学习借鉴

7月24日,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到仙居县淡竹乡下叶村调研。

据王策介绍,当时车书记听了汇报后说,“习近平总书记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把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通道打通就已经很了不起,你们通过发展乡村旅游,把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

“作为基层干部,你们知道怎么用金山银山去反哺绿水青山,再从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仙居县乡村治理的‘三绿’模式值得各地学习借鉴。 ”

新京报记者 何强 编辑 黄哲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